创业需要“荒谬”一点

  • A+
所属分类:商业

创业需要“荒谬”一点

微软加速器(北京)前首席执行官檀林说:“如果说优秀的投资人和创业者之间有什么共同之处,那就是在很多时候,他们创建的商业模式在大多数人眼中都是‘荒谬’的,比如爱彼迎、拼多多。之所以说它们“荒谬”,是因为它们很“反常识”,真正做到了超越常识去发现商业的本质。
在今天这个时时都会被重构的商业世界,只有做到‘反常识’,才能换道超车,先人一步享受未来红利。
 
常识是什么?常识只是特别善于在事后“解释”事件,做事后诸葛。如果我们都是仅尊常识做事,那很多伟大的公司都将不复存在。
 
马云曾在台湾分享过他自己的反常识经验:
 
1、从别人错误经历中学习,而不是学习别人的成功经验——失败的企业都是一样的,成功的企业都是不同的,因为成功无法复制。
但我们往往会根据历史经验分析阿里巴巴是如何成功的、facebook是如何做的,分析别人的成功是不能帮助我们成功的。
 
2、做决策时,大多数人同意的方案反而需要慎重考虑——因为你的竞争对手可能也是这么想的。
我们人类这个物种往往都有从众心理,喜茶为什么成功?就是因为这个。大家一看好多人在排队,就也想去看看到底为什么,这是人性。但是只有跳出来,时刻提醒自己,才能获得更多的红利。
 
3、机会是大家都不看好的时候、事情——你有自己的看法、行动。
 
大家都能看到的商机,就不是商机。商机就是反其道而行,在罗振宇还没有成功的时候,你有想过知识付费吗?
 
如果不是这些“反常识思维”相信也不会有今天的马云,今天的阿里巴巴。
 

创业需要“荒谬”一点

反常识三大定律
 
反常识的第一条定律:人生赢家都是概率赢家。
 
大多数人都非常偏爱对事情结果的准确预测。比如,你是不是常常会听到有人说,这天气预报,实在是不准啊,说今天下雨,怎么没下呀。其实,目前的天气预报技术,对于48小时之内的预测,已经能做到非常准确了。
 
在天气预报说有60%的概率下雨的那些日子里,确实有60%的日子都下雨了。所以,你一定要分清楚,预测一个确定的结果,和准确预测一个结果发生的概率,本质上是完全不同的两件事。
 
大多数人在进行一个决策或者想要解决一个问题的时候,其实想要的是一个确定的结果,比如:下一届美国总统,特朗普是不是会连任;明天到底会不会下雨。这种对确定结果的追求,就是一种常识思维。也就是说,常识思维把一件事情的发展过程,看作了“一个”事件链条。
 
但实际上,反常识思维告诉你,事情的未来有很多可能性,每一种可能性都是一个事件链条,这很多条事件链条各自有各自不同的发生概率。所以,你应该关心的是:特朗普连任的概率有多大,其他候选者胜出的概率分别是多少;明天下雨的概率有多大,晴天、刮风、雷暴的概率又分别是多少。
 
也就是说,你应该关心的是不同的事件链条的概率。然后,随着事件发展过程中一些真实情况的发生,未来的可能性会逐渐向一些事件链条归拢,你需要不断关注还剩下哪些事件链条,发生的概率又产生了什么变化。最终,所有的可能性会聚集到一个事件链条上,那就是这件事情真正产生结果的时刻。所有的可能性都消失,一个不可逆的结果产生了。
 
换句话说,你并不能做到预测结果,结果只能自己产生。如果你想让成功稍微偏向你一些,你不能依靠对结果的完美预测,你只能依靠对概率的正确使用。
 
反常识的第二条定律:“搜索者”胜过“规划者”。
 
如果你在面对一个难题的时候,直接的反应是要自己得出结论,找到答案。
也就是说,你习惯于做一个规划者。这就是常识思维。
 
但是,实际上,任何一个难题,都非常可能已经有人发现了很好的解决方案,而且还不止一个人能解决,甚至,解决方案也是五花八门,各自有各自的好。
 
反常识思维就是要提醒你,不是每一个难题都需要你亲自去做执行者,自己钻研出问题的解决方法。在大多数时候,你应该做一个搜索者。也就是说,你要把自己的注意力和资源,投注到寻找能够提供各种解决方案的人,投注到普及你发现的解决方法上,这会产生更大的成效。
 
反常识的第三条定律:流行=大量的普通影响者+偶然的超级影响者。
 
大多数人都是“个别人物法则”的信奉者,也就是说,常识思维会让你认为,要促成任何一件畅销品或者是流行时尚,一定缺不了关键人物或者是明星人物的加持。
 
这就是为什么大明星总能接到商家的广告,董事会总想找到明星CEO,流行病学家总在担心存在某种疾病的“超级传播者”。常识思维认为,超级明星能引爆产品,超级英雄能推动历史发展,超级传播者能扩散流行病。
 
但是,反常识认为,“个别人物法则”要想起作用,必须同时具备两个要素:
1、传播网络里必须要存在一些社交之星,这些人比其他人更加具有影响力,但不一定要是超级明星级别的,只要一个人能影响的人数是普通人平均影响人数的3倍,就足够了。
 
2、和传播网络能影响的人数相比,传播网络的结构,对传播效果产生的作用更大。传播者的影响力必须要通过特定的社交网络结构才能被极大的增强。
 
我举个例子,就更容易理解了:如果你听说发生了一场森林火灾,你一定不会想,点燃这场大火的火星,实在是太特别了,你要是这么想别人就会觉得你很可笑。但是,当你看到一个影响力特别大、流传特别广的事件的时候,你就会想知道,到底是哪个人引发了这场流行。其实,这个人未必真的存在。
 
接着拿森林大火来类比,不是说森林里树木越多,或者存在几棵特别易燃特别高大的树木,火灾就越容易发生,火势就会越大。而是要看森林里的其他条件是不是具备,风力多大,温度湿度多高,还有其他重要条件都要同时满足,森林大火才能在大范围内燃烧起来。
 
网络传播也是一样,如果没有合适的网络结构,让特定条件能存在,即使是拥有超级影响者,也不会在网络里产生太大的影响。
 
所以,反常识思维得出的结论就是:大多数的流行并不是由一小部分起到触发作用的超级明星完成的,而是通过大量普通的影响者,在某种特定的网络结构创造的适当条件下,影响了一群容易受到影响的人,所有以上这些最根本的因素都具备,流行才会产生。
 

创业需要“荒谬”一点

不是事事反常识,关键时刻反常识
三大定律总结完了,那我们在什么情况下运用反常识?虽说反常识很重要,但也不是事事反常识,而是在关键的时刻反常识!
 
什么是关键时刻?就是当我们面临复杂系统问题的时候
 
复杂系统问题,包含了很多已知和未知的微小因素,每一个微小因素带来的微小扰动,都会通过这个系统庞杂纷繁的结构进行放大,给这个系统的其他部分造成各种各样巨大的影响。
 
比如说,蝴蝶效应,也就是北京的一只蝴蝶煽动了一下翅膀,会在未来给遥远的巴西造成一场风暴;又比如,马太效应,你毕业第一年的工资比你的同学高出一倍,而你所在的公司一直发展稳定,二十年之后,你和你的同学过上的日子,就产生了天壤之别。出现了穷者愈穷,富者愈富的现象。这些都是复杂系统问题。
 
复杂系统问题也可以分成两类,一类符合某种稳定模式,另一类不符合已知的任何稳定模式。
 
比如说,预测下一个流感季的患者人数,指导制药公司生产出符合市场需要的流感疫苗数量;又比如,一家银行预测发放出去的信用卡的还款违约率。
 
这些都属于复杂系统问题当中符合稳定模式的事件。虽然因为包含的微小因素多,随机变化的可能性大,还不能做到像对哈雷彗星的运行轨迹和GPS定位系统一样进行科学量化的描述和建模,但是,可以通过对相关数据的及时收集和分析,找到某个时间段和某块区域、某些人群的稳定模式,这些稳定模式就成为了一种可以方便使用的常识思维,你就可以用这些常识进行预测。也就是说,这类符合某种稳定模式的复杂系统问题也可以用常识思维来解决。
 
但是,大量复杂系统问题是不符合已知的任何稳定模式的,这类问题就不能用常识思维来解决。
 
比如,一家电影公司想预测一部电影未来的票房收入,来决定投入多少制作和营销费用,一家期货公司想预测未来大豆的价格走势来考虑签署什么数量的大豆期货合约。这些就都属于无法用常识思维来解决的复杂系统问题。虽然所有这些问题都有相关的历史数据可以参考,但发生过的历史已经成为了固化的事件,是没有办法完全挪用到还未发生的动态的未来结果上的。
 
用在我们更多人的生活中,能给我们产生巨大影响的事情更多的是买房子、结婚、对于孩子的教育等等这些问题,对于创业和做企业的人来说,也许你决定接受哪一家VC的投资,与什么样的人一起合伙创业,在做企业重大决策的时候该如何判断。这些时刻,都需要“反常识思维”来帮助我们。
 
最后,套用场景实验室创始人吴声老师的一段话:反常识是新常态,反常识是常识。因为遵循常识的路径形成的一种认知能力,不足以构成差异和识别,也没有办法定义你的Know-How。
 
反常识是要求我们更加的回归常识,这就是要求我们更加细心用心和耐心形成系统性的思考。如果常识让我们去做规划,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用反常识去更好的迭代。
——本文摘编自《反常识》

创业需要“荒谬”一点

*i黑马,让创业者不再孤独。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i黑马):创业需要“荒谬”一点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