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没有微信的时代时,我们在怀念什么

  • 1,257 views

2018年,Kelly,30岁,外企公关经理。

早上7点45被第五个闹铃叫醒,睁眼后努力找到手机打开微信,无目的地刷着朋友圈,再翻看着关注的订阅号,终于被一条刷屏了的新闻“某某大公司员工今晨确认跳楼身亡……”惊醒了神智。

上班的10个小时里,Kelly以每分钟一次的频率打开微信:

在客户群里对接项目(对甲方荒谬的要求,回答的最多的也只有:好好好……是是是……);

在团队群里布置工作(自己不想搞定的都交给下属们,努力把推锅这件事做到浑然天成);

在公司管理群里接收上级资料(每多一个锅,内心又奔腾过一万只草泥马);

工作之余不忘在姐妹群里八卦新来的男同事(人家新入职不到一天,家里有几亩地几头牛已经被打听地清清楚楚了……)。

下班后的同事聚餐,Kelly会在寒暄之余给最近工作很积极的几个下属发微信红包以壮士气,再打开手机钱包支付买单开发票,一气呵成。

怀念没有微信的时代时,我们在怀念什么

 

周末朋友带去的“摇晃小酒杯”局上,Kelly用尽所有公关本能,打开微信和初次见面的社会朋友们交叉扫码,于是手机里又多出了一个新的群组。

但之后比尬聊更多的,是所有人低着头的扒朋友圈大赛。

 

终于回家后的放松,Kelly至少每周三次要抽出半小时给家人打微信视频电话,然后继续在朋友圈和各种八卦小文章里睡去……

 

本文由LinkedIn原创,作者芳香油。

怀念没有微信的时代时,我们在怀念什么

怀念没有微信的时代时,我们在怀念什么

每一个时代的人

都在怀念上一个时代

 

从两、三年前开始,Kelly似乎就是在周而复始地重复着类似节奏的生活,看似紧凑又高效,工作交友两不误,但她更怀念自己的青春时代。

 

大多数80、90后的青春,开始于微信普及之前。

 

最早的时候,手机的功能仅限于:接电话,打电话。那个时代,大部分事情都要亲力亲为,没有那么多打发时间的消遣,也没有那么多多余的时间需要打发。

 

我们用mp3听周杰伦,买充值卡充话费,全民游戏是“贪吃蛇”。

怀念没有微信的时代时,我们在怀念什么

 

再后来,网络逐渐发达,从诺基亚到iPhone,从需要拨号上网才能玩的“聊天室”到飞信、QQ、人人……社交软件开始走进大家的生活。

 

一则新闻被发酵的速度都快不过了解一个陌生人要用的时间,社会节奏才越来越快。

 

微信的出现象征着一种新型网络聊天方式的诞生,城市里的每一个人都仿佛中了这个绿色小方块的毒,脑子里2011年以前关于通讯方式的记忆也逐渐淡出。

 

提到没有微信的时代,你怀念吗?

怀念没有微信的时代时,我们在怀念什么

那个十年前的QQ靓号

你现在还用吗

 

6月8日,腾讯官方出现了bug,QQ空间的主页竟然被盗了,一波沙雕小广告在空间刷屏,网友们瞬间被带入了“大型QQ空间非主流个性签名回忆现场”,也迅速掀起了一波怀旧热。

 

19年前,QQ的崛起给中华人民带来了前所未有的聊天体验。这只黑色小企鹅连同各种动物头像一起从此在我们的记忆里扎根。

怀念没有微信的时代时,我们在怀念什么

 

那个时候,QQ号位数和等级就是“江湖地位”的象征,现在成了暴露年龄的回忆杀。

 

当年的Kelly还是个非主流追星少女,用各种“火星文QQ名”、“个性签名”、还有一篇篇非主流矫情的日志,在那个没有朋友圈的时代,疯狂在“QQ空间”里寻找特立独行的存在感。

怀念没有微信的时代时,我们在怀念什么

 

上中学的某一年,Kelly的姑姑在老家开了一间网吧,每天爆满。而她那时最大的乐趣就是可以不用花钱充Q币,让网吧里的网管帮挂QQ,然后回家后猛充会员,升红钻、黄钻、绿钻、金刚钻……

 

用尽自己所有的审美装饰QQ空间,买皮肤,用偶像的侧脸照当空间背景、隔三差五地更新QQ秀,在电脑前一坐就是一下午……

怀念没有微信的时代时,我们在怀念什么

 

“来我空间踩踩”,“那你要回踩哦”,“88”,“886”可能是当年空间里最流行的话。

 

QQ游戏推出后,“全民偷菜”的热潮持续了一段日子,好多人早起、熬夜就为了卡点偷菜,谨慎地算好菜熟的时间,生怕被别人捡了便宜。

怀念没有微信的时代时,我们在怀念什么

 

还有男生们钟爱的“抢车位”小游戏,有人说:“从‘二手奥拓’到‘布加迪威龙’再到‘黄金车’,鬼知道我设置了多少个闹钟、熬了多少个夜、充进去多少钱。”

 

那个时候,我们好像不缺时间、不缺消遣的方式,一切轻松又平缓。

怀念没有微信的时代时,我们在怀念什么 

夭折了的飞信

可能是微信的前世

 

2006年,“淳朴的人们”之间联系主要还是靠语音通话和短信,可你们还记得发短信有多费事吗?

怀念没有微信的时代时,我们在怀念什么

 

受限于500、1000条套餐局限的“交际花”Kelly开始鼓捣Xrose、Zozoc、Pinco、魔图通等等自建服务器免费发短信的应用,试图发更多短信、更多花样的内容,不再受字数限制,不再需要用1/3、2/3、3/3条短信才能拼凑一封给男神的表白情书。

 

就在这个时候,“飞信(Fetion)”横空出世。

 

90后可能对飞信没什么印象,Kelly告诉我,在飞信最红的时候,她曾花了好多钱,买了不少飞信靓号,比如888888、111111、1234567 之类的……以为可以和QQ号甚至域名一样在多年后的某一天升值。

 

那个时候,飞信算得上是大学生们的福音,从此,社团组织者们再也不用发一条条付费短信招募社员,以及发布消息。

怀念没有微信的时代时,我们在怀念什么

 

当年的飞信好比今天的微信,造福着受话费烦恼的市井百姓们,开启了更快更方便的聊天方式。

 

后来,因为一些功能限制和QQ的普及,再加上八卦的中国学生们迅速把时间投入到了人人网,飞信存在了短短几年就被时代抛弃,现在成了有年代感的代名词之一。

怀念没有微信的时代时,我们在怀念什么

偷窥八卦必备

之人人网

 

知乎上有个问题是:“人人网给你留下了什么?”

怀念没有微信的时代时,我们在怀念什么

 

前排网友回答:

 

“以前有人人的时候,在教室里看到一个好看的姑娘,只要问到人家叫什么就能加她好友,知道她是谁,看到她有什么爱好,跟她成为朋友。

 

现在咋办?”

 

记得最后一次进Kelly的人人主页,访客停留在了1w多,好多内容都不太有印象,但那些真名实姓却一秒把我拉回了当时的记忆。

 

那时候的我们,热衷于在人人里建一个又一个相册,每发一张照片、更新一条新鲜事,都会一遍遍刷新主页看访问量有没有增加,看那个在乎的人有没有来过,然后用人人标志性的方头表情在评论里和别人聊得火热。

怀念没有微信的时代时,我们在怀念什么

 

Kelly说,当年扒着每一个暗恋对象的人人主页时,都好像被柯南附体,那时候的心情总是兴奋里带着一点小邪恶。

 

不管是发现宝似的找到了他和其他人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还是看到了一篇比连载小说更精彩的日志,都有数不尽的乐趣在其中。

 

毕竟也只有青春期,才能做出这么傻乎乎的事。

 

后来Kelly去国外念书,人人网从大家的生活里消失,之后好像也再没有那么一个网站,能哄骗我们倾注那么多时间和情感了。

怀念没有微信的时代时,我们在怀念什么

怀念没有微信的时代时

我们在怀念什么

 

五十年前的夏天,巴黎街头有过一场轰动的“五月风暴”。一千多万年轻的法国人们聚集抗议消费文化席卷世界,其中一条醒目的标语写着:

 

“我们拒绝用无聊致死的危险去换取一个免于饥饿的世界”。

 

这样的游行如果放到今天,会有人在意吗?

 

微信发达了,人人网消失了,微博的性质也变得和原来不太一样,QQ也只是被用来聊天和传文件。

 

可能有一天知乎、豆瓣也会没落,又有更新的东西出现,微信会变成00后们的回忆……

怀念没有微信的时代时,我们在怀念什么

 

伍迪艾伦在《午夜巴黎》里说:“每一个时代的人都在怀念上一个时代。”

 

在这个互联网时代里,任何事情都以快至上,我们像极了一个个没有灵魂的零件,在自己的岗位上做着重复的事。

 

但看似有效率的沟通是不是每一次都能让双方满足?

 

表面上亲密的关系有没有从前那样深刻、单纯?

 

我们是更坦诚、更透明了,还是成为了所谓的“完美陌生人”?

 

最重要的是,是不是总觉得没有从前有趣?

 

不得不承认,我们大多数人怀念的,不只是时代里的某种特质和情怀,还有过去那个比现在年轻的、还没染上“互联网时代病毒”的自己。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LinkedIn

继续阅读
slduo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8年6月21日00:14:32
社交中的5条黄金定律 成长

社交中的5条黄金定律

01 实力定律   心理学上,有个“跷跷板定律”: “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就像两人踩跷跷板。长久维系,需要双方能力对等。如果彼此的价值不对等,这段关系就会像跷跷板一样失衡。”成年人的友谊,多是势均力敌。...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